公子陈

过气。

最近喜欢陈立农。
迪丽热巴底线。


没有固定更文时间,粉丝少无所畏惧。看心情

在不更文粉丝都要掉完了。

从张家旧府归来已是大半个月,但张艺兴仍未来过白府,而白家也已筹备着为凤九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凤九虽然不乐意,可白爷爷年岁大了发起火来她也不忍只能顺从。

“凤九。”

和那人约在酒楼,酒楼向来嘈杂,但凤九却猛地一顿,因她回头便见张艺兴立在酒楼门口。

夜色不明,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凤九却隐约觉得他消瘦了些,她只慌张地说了声抱歉便匆匆向张艺兴跑去。

张艺兴像是要带她去哪儿,一路上却也没说话,凤九也只是跟着他。

竟然是停靠战斗机的军事基地,白凤九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可张艺兴却平静地带她上了一架战斗机,自始至终都未看过她一眼,只是将眼神落在苍茫夜色中。

他嘴角微微上扬:“凤九可还记得我能初次见面?”

凤九也跟着笑:“怎会不记得?第一次坐你的战斗机当时晃晃悠悠的,真还以为你第一次记住我名字,便要跟着你就这么去了。”

可张艺兴却忽然将她拥入怀里,舍不得放开,他音色低沉:“我当时也怕,怕临死了也不知你的模样,但又很怕死……可我本不该是这样。”

她闻言,怔了怔,眼里有雾:“艺兴……”

可张艺兴神色却一冷,缓缓闭上眼将她推下了机舱:“别等我了,白凤九。”

凤九被她推下来,一旁的陆阳便急忙上前扶住了她,又赶忙拉着她跑向一边,凤九却哭骂着张艺兴,可所有的怒骂却都在战斗机缓缓起飞后戛然而止,她泪眼模糊地回头看着陆阳,因为抽泣她的声音断断续续:“这次……是苦战对不对?是不是呀……陆阳你说话!”

陆阳神色一沉:“哪一天又不是苦战呢?”

凤九最后跌跌撞撞地离开,离开前只留下一句话:“陆阳,你之后若是寻到他,替我告诉他,他若死了我第二日便风风光光出嫁!”

张艺兴离开后她便将自己自己所在家里每日关注战事。

可两月后便听说张家不知为何匆匆搬离长沙,白凤九叫车赶过去的时候已是荒凉一片,就连往日回去光鲜的大门如今已布满灰,她只得忍着泪回去。

张艺兴回来时正逢长沙城等我第一场大雪,张府已不在,他只能落魄地敲响了白家大门。

凤九搓着手拿着暖壶一推开门,大雪纷飞,满目萧瑟,她扔下暖壶扑进了他的怀里。

这世上硝烟太多,聚散太过无常,朝花夕拾便成了最美的夙愿,待薄暮归来时,那朵花还在,那个人啊,一从未离开。

心态炸裂。今晚弃武从文。

存档

最最亲爱的人呐,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濃餹姐姐做到了
真的爆哭
怎麼辦我也好愛你們
@超級農農@濃糖姐姐

全世界最好的陳立農,出道吧!

想说的一些话

关于陈立农
其实一切都是偶然
偶然看了偶像练习生
偶然注意到了穿粉色衣服的男孩
偶然在微博进了他的超话
偶然知道了他的过去
喜欢他
好像没有预兆
没有理由
可能是在他穿粉色衣服唱《女孩》的时候
可能是在他说超级农农的时候
可能是在他流着汗努力证明自己的时候
可能是在他一次又一次为了粉丝改变自己的时候
他很好
特别好
我还记得他被全网黑的时候
关于他的微博底下全是
没实力
靠后台
那时的浓糖姐姐还没那么强大
只能拼命的解释说
浓糖就是他的后台
我们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他会在每次采访提到我们
他的褶子会出来
眼睛会不见
他说我们很好
要好好谢谢我们
12月-4月
他的汗水和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从冬天到夏天
我们一直陪着他
所以
以后的每一天
我们还要陪着他
全世界最好的陈立农
出道吧@超級農農



凤九自小便悄悄注意着张艺兴。

张艺兴八岁时下棋赢过了他师父,六岁的凤九便在家里偷偷学下棋。

张艺兴十八岁出国参军,凤九便只能偷买当时的西方报纸。

而张艺兴回国又去参军,凤九便又开始买报听广播时刻留意战事。

而那时张艺兴所在的杭州正遭受战事,湖南学生亦组织了战地服务团,凤九悄悄报了名便风风火火跟着去了杭州,便在荒郊野岭中遇见了受伤的张艺兴。

上空还隐隐有轰鸣声,机舱中张艺兴正痛苦地揉着双眼,听到动静,他警惕地问道:“谁?”

白凤九一时紧张。“是……战地服务团的学生,组长派我来寻药草," 她顿了顿,“长官的眼睛怎么了?"

“方才头部受到了撞击,被迫停降了一会儿,现
在……眼睛有些看不清了。”

闻言,白凤九一时有些无措,虽是跟着来帮忙但到底没学过医,她有些犹豫:“那劳烦长官在这里等凤九,凤九去帮你找医生。”

“不了,”他伸手要拦她,凤九便又上前忙扶住了他,“我有重要情报得赶快回师部,姑娘……可知师部具体位置?”

白凤九茫然地应了一声,见他迟迟没有下文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忽然跳进了战机:“长官对这战机里所有按钮位置可都烂熟于心?”

张艺兴立马便明了她暗中所指,他微微一怔:“你……”

白凤九带着视死如归的透彻说:“身在乱世,今日的凤九尚且苟活,可明日的。凤九却还不知在哪里。凤九为长官指路,若能平安带会情报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也算尽了自己的一份力了。”

张艺兴怎会不动容,可万千话语终究只凝结成两个字:“多谢。”

两个人晃晃悠悠倒还是回了师部,陆阳将张艺兴扶进了师部,白凤九则匆忙回了战地服务团。

第三日,陆阳便带她去了师部,说是张长官希望她去师部设的临时医院帮忙,跟着军医倒也能学些本事。

淞沪会战持续了三个月,战事吃紧,张艺兴在战场上受了伤被送进来,凤九便彻夜守在他身边,有一次他伤得重了,凤九忍不住哭了出来,张艺兴看着心疼,只轻声打趣道:“上战场不受点伤就不叫打仗。”

“可是我心疼。”

张艺兴见她略微失神,夜里的她面色白净,显得格外惹人怜,他心下一动,只沉沉望着她:“小生不才,那日一眼,姑娘便住进我的心。不知姑娘是否有心上人,如若没有,不知小生可否胜任,让姑娘嫁与我。”

闻言,凤九的心竟漏跳了半拍,她涨红了脸,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道:“你……你可是诓我……谁知,谁知你父母可有给你找过人家……”

可张艺兴笑得温柔:“没有,只有你。”

十一月中旬,淞沪会战终于胜利结束而白凤九在这临时医院也没有留下的理由,整座城的人都欢天喜地庆祝胜利时,她却未留下半句话独自离开了杭州。

她不知张艺兴为何隐瞒他与她的娃娃亲,但倘若她今后放下颜面去张府找他,他若还认当日的承诺,天涯海角,她都跟定他了。